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陋室札记

理想与激情铸就卓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看“杨帆门”事件---回博友留言  

2008-01-14 19:42:55|  分类: 随感随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来已下班,该是收起电脑回家的时候了。

看到搏客上有博友“往事如烟”的留言,大体是我早些时候拜读过她的一篇对于“杨帆门”事件的评论文章,故还有些感受拿出来分享。

我原本并不知道“杨帆门”事件(恕我孤陋寡闻),今日通过“往事如烟”的评论文章了解个大概,通过网上搜索,刚才散乱地看了事件大致的经过。

忽地,心头泛起一种由衷的悲哀和莫名的郁闷。

从杨帆教授与学生的课堂冲突,到萧瀚教授的博客言论和公开辞职,到何兵院长的公开申明,一系列的事件发生在我们现今的高校校园,而且是国立“政法”大学的校园。面对这般事件,真的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该讲秩序的地方没有了秩序,该讲规范的地方不依规范行事,于是便有这等乱糟糟的事态出现。

整个事件,焦点词有两个:“师道尊严”和“大学精神”。

57岁杨帆,著名经济学家,目前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在和学生们的课堂冲突事件中,杨帆教授用自己苍白无力的行为期待为自己挽留些“尊严”。是“师”文扫地、师道不存,还是学生不尊师重道?是非曲直,其实透过事件冲突的过程,透过学生们的行为表现是可以究出个大概的。

我做过学生,遵守课堂秩序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意味本份,是起码的礼仪;我也着也做过教师,执行教学规范是教师的本份,更重在育人。

上述事件上,如果还要考虑上“政法”这层特别的的意义,这样的学风不能不让我为现状和未来产生某种悲哀和担忧。

事件中大家提到比较多的是自由的“大学精神”,这里有一个阐释:

“蔡元培在一九一九年六月十五日的《不肯再任北大校长的宣言》里所提的中国现代大学应当具有的三项基本原则:第一,大学应当是独立的和自主的;第二,大学应当具有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;第三,大学学术与思想自由需要相应的自由的社会政治环境。”

当今是否有适合大学的社会政治环境,是个大范畴,是体制问题,这里我看不清也道不明。不过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,是否意味着像萧教授所描述的那样,有“逃课的自由”、“随便发言的自由”、“随意进出的自由”这等类似的行为上的自由,对此我实在不敢苟同。

从高校的一般规则而言,学生拥有不去选修某门课的权利,可是一旦选修了这门课,就要接受教学的基本规则,不能无故旷课或早退。不仅选修学生需要遵守这个规则,旁听或者自习生也需要遵守一些基本规则。否则,在上课期间,一名学生可以以某种名义随意出入那些正在进行教学的教室,这种行为算不算“妨碍别人”呢?自由教育不是没有限度的,它的限度就是要符合法治理念。

与其说杨教授的行为是为了维护“师道尊严”,我更愿意觉得他是在身体力行地维护着教学常规秩序,这是一个校园最最起码的规矩,同时,也应该是我们法治意识建立的基石。

众人皆知,“无规矩不成方圆”。当这些“法治、规范、规矩”理念在这样一所“政法”大学校园里因为这一系列冲突中的事件显得苍白时,便给我带来了对未来的担忧。因为正是这些“政法”院校的学生们未来将执掌我们这个国度的政法系统。

自由的“大学精神”,难道真的就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去张扬么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